百年

昨天的晚上

锐化的重了

在一起的决定做的太急,两个人才刚知道对方,聊两句就确定关系,但是日久生情,我记得和你吃饭、拥抱、牵手、接吻,我手不干净,有时候你急了给我一拳,打在肚子上,短时间内打成太监,每天放学都送你回家,有次没有送你,到家之后不放心,在你回家的路上找了一个小时,给你发短信,问你,回家了么?你没回短信,还是不放心,又找了一会,看见你短信才放心。分手后去食堂,还是想和你一起吃,你怎么样呢,这段时间总是想起以前的事,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,还想见见你,但是我回到许昌,找到你账号,加好友,不知道说什么,问你怎么样,你说,吃的好,睡得好,搞不清楚故事和感情能不能分开发展,现在这个年龄,未来还不够清晰,过去还不够久远,不清楚我的感情和故事够不够深刻,反射弧太长,搞明白自己感情的时候晚了八个月,好像人和人的感情跟时间一起累积,越想越乱,想当面问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,我记得分手时有认真说再见,等见面的时候,再好好问,为什么分手之后,一定不能一起吃饭,不能送她回家。给前任发消息,问“有空出来见一面么?”“她没空”真尴尬,只想着当面问她,把过了多久忘了。再过一会我就回郑州了,今天天气不错,刚下过雨,空气好,也不热,百度上面说一高军训那天33度,立秋好多天了温度还那么高,没事了,再见。